首页 > 财经 > 正文

钮文新:下调MLF利率有必要——市场预期不是“市场贪婪”

匿名 2019-10-23 11:25:57 3930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评论员钮文新

虽然笔者一直认为“中国货币政策的主要问题是基本货币供给不足”,但这并不排除央行通过在公开市场上“拍卖一年期小额贷款”的操作,小幅下调小额贷款利率,从而引导商业金融机构尽可能降低贷款利率,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

刺激m2增长大致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定量的,即向市场释放基本货币;第二种是价格方法,即降低利率和提高货币乘数。作者更倾向于前者,将“长期基础货币”定量注入市场,增加m2的“含糖量”,以避免金融对实体经济的短期损害。目前,中国基本货币在m2中的比重仅为16%,低于美元停止萎缩前的22%。鉴于中国实体经济与美国服务业的经济结构差异,中国的“m2基础货币”应该更高。

M2 =基础货币x货币乘数。在我看来,m2就像一杯“糖水”。其中,基础货币代表国家信用,是信用货币时代的“货币基础”,所以基础货币是“糖”。货币乘数是商业金融机构在国家信用(基础货币)基础上创造的商业信用的倍数,因此货币乘数是“水”。

根据上述认识,m2的“含糖量”不能太低。如果太低,可能导致“货币质量差和泡沫化”,成为经济泡沫化和货币贬值压力增大的根本原因之一。(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曾于9月18日发布文件“增加对m2低血糖的关注”)

有人会说,“降低标准”不是为了释放基础货币吗?作者认为这是一个误解。从中国人民银行的资产和负债来看,目前的“减持”只是一种“走捷径、走长路”的货币操作。央行敢于“降低标准”的关键原因是8月份央行财政存款和非金融机构存款增加——货币基础被抽走,部分mlf和反向回购量在“降低标准”过程中被收回。因此,在数量上,央行的“降级”并没有释放基础货币,而只是“缩短期限、延长期限”的套期操作。

“缩短和延长”是正确的,可以提高“糖”的质量。然而,如果数量“严重不足”,而“糖”的质量甚至更高,就无法弥补数量的不足。

例如,美国货币政策通过“扭曲操作”(distortion operation)释放“长期基础货币”,这需要很长时间,而且数量很大。因此,笔者希望中国央行也能考虑尽快发行“长期基础货币”(long-term base currency)——优质基础货币,从而有效降低杠杆,化解金融风险。这一过程中最有效的方法是增加一年期多边基金的拍卖强度;必要时,创建llf(长期流动性贷款),将长期基础货币注入市场。

至于央行是否有必要降低多边基金利率?笔者认为,小幅下调5至10个基点,一方面可以引导贷款利率尽可能下降,另一方面可以满足市场预期,鼓励股市投资者。为什么不呢?事实上,消除金融资本主义时代——金融霸权——和加强以市场为基础的市场服务功能,可能是新时期中国金融管理者的“时代要求”。

笔者认为,“市场预期”不是“市场贪婪”,而是“预期来自需求”。这是市场告诉经理的过程:“如果不调整政策,市场将无法实现政府的目标”。这是一个非常重要且自我承认的市场过程。因此,管理者应始终关注市场预期的变化,并在必要时满足市场预期,这是最有效的“预期管理”。

编辑:周琦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18-2019 mylcos.com 文艺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