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事 > 正文

最新!福建通报查处一批党员干部!这些人被处分

匿名 2019-10-23 10:46:27 1045

台湾海峡网9月19日讯——据福建日报应用——最新福建报道!福建通知查处一批党员干部,涉及三明和南平。违反纪律,这些人受到了惩罚!

三明

最近,三明报道了几个典型的违反八项中央规定的精神问题。

1.大田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郑继贵非法收受礼品购物卡。

郑继贵在担任大田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期间,于2016年、2017年和2018年春节期间,分别从开发区部分工程项目承包商屠XX处收到4支硬壳中国香烟、1箱干红葡萄酒和4张新华渡礼品卡(每张面值2000元,500元)。2019年4月,大田县监督委员会给郑继贵一个行政警告,并追回违反纪律的款项。

2.大田县农业科学研究所前所长周高山违反了关于国内公共资金旅游等问题的规定。

经调查,2013年8月至2015年8月,周高山在担任大田县农业科学研究所所长期间,借此机会参加了在广西桂林、广东湛江和海南儋州举办的相关商务研讨会。他带着妻子、女儿和其他人,将妻子、女儿和其他人的差旅费报销到大田县农业科学研究所的财务账户,金额为人民币13,690元。此外,周高山还有其他严重违纪行为。2019年6月4日,大田县监察委员会给予周高山撤职处分,并没收了非法所得。涉嫌职务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3.大田县太华煤矿前经理陈新楼违反公款吃喝等。

经调查,陈新楼在担任太华煤矿经理期间,于2017年12月6日违反规定在太华煤矿食堂安排个人接待,并向太华煤矿收取接待费660元。2017年,经非法审批同意,太华煤矿的公款应收取酒类和交通违章罚款等。总成本为10,825.5元。2019年3月,大田县太华镇纪委对陈新楼同志进行了党内纪律警告,并没收了违纪资金。

4、梅里区林业局(农林水利局)原局长程张虹非法接待公务、转移接待等问题。

2014年至2017年,程张虹担任梅里区林业局(农林水利局)局长期间,违反了公务接待管理规定,存在公务接待不到位、市内接待、接待超标准等问题。同时,他还向下属单位转移了总计359,371元的招待费、饮料费和补贴。2018年9月,梅里区纪委对程张虹发出了严厉的纪律警告,并追回了违纪款项。

5.永安市交通综合行政执法大队科级干部谢明江非法使用公务燃油卡。

2013年12月至2018年8月,谢明江利用自己担任永安市交通综合行政执法大队大队长的职务,给自己和朋友的车加油,共计15,200元。2019年5月,永安市纪委对谢明江发出了严重警告,并追回了违纪款项。

6.永安妇联幼儿园前主任吴秋英非法发放假期福利等问题。

吴秋英在担任永安妇联幼儿园主任期间,从2016年到2018年,非法向教职工发放了总计57,022元的节日福利材料。2013年12月和2014年11月,永安音乐百度ktv发生的个人费用以教师加班餐的名义报销,共计1040元。2013年暑假期间,该组织临时聘请教师前往厦门,同年10月以学习和检查费的名义报销费用,共计5562元。2019年8月,永安市纪委市工作委员会将吴秋英列入纪律审查档案。

7.永安市淮南镇副市长邓肖斌非法报销娱乐费用。

2013年4月和6月,时任永安市淮南镇计划生育办公室主任邓肖斌两次向永安音乐百度ktv支付共计3950元,同年4月、6月和8月以娱乐费用的名义从淮南镇计划生育办公室分五次报销。2019年8月,永安纪委对邓肖斌进行了纪律审查。

8.永安市拱川镇龙凤社区党支部书记、居委会主任严格关注美国非法补贴问题。

在宫川镇龙凤社区党支部书记、居委会主任任职期间,严格遵守2013年9月至2016年8月期间,严格遵守美国个人非法获得的对社区工作者和参与社区工作的宫川镇政府工作人员共计25,250元的补贴,其中严格遵守美国个人非法获得的8,800元。2019年8月,永安市拱川镇纪委对美方发出了严厉警告。

南平

党中央纪委曝光了!南平市市长非法借用服务对象的车辆!他在党内受到纪律警告。

9月10日,北京纪律检查监督委员会公开揭露了违反八项中央规定的六个精神问题。其中,怀柔区委副书记、区政府前区长卢玉国因非法借用和管理客户车辆受到党的严厉警告。

近年来,不少党员干部因非法借车而受到处罚。例如,今年2月被开除党籍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河南省委员会原副书记、党组副主席金穗东(Jin Suidong),因“向私营企业主借用汽车供家人长期免费使用”而触犯了法律。

借一辆车可能看起来像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但它不能被“忽视”

近年来,纪检监察机关在监督和纪律执法中发现了新型违纪行为。一些党员和领导干部经常打着“借”的旗号,非法借或占用金钱、住房、车辆等。来自下属单位或企业或管理对象。此外,他们还肆意通过私人借贷获取利益,变相收受贿赂。他们公开认为这些不是主要问题,不属于纪律范畴。

没有无缘无故的示好。党员干部向下属单位、企业和管理对象借车,实际上是借手中的权力,本质是对公共权力的异化和滥用。例如,前市委书记、广东四会市水务局局长邓志森从河改项目的当地业主吴某那里借了一辆价值50多万元的进口越野车,并给吴某开了绿灯,让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使他无法公平地履行公务,从而为自己的监禁埋下了“伏笔”。

针对这些问题,2018年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增加了新的第90条,将使用客户管理和服务的车辆作为违反廉洁纪律的行为,影响公正履行公务。《条例》规定:“借款、住房、车辆等。从管理和服务对象上影响了公务的公正履行。情节严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情节严重的,开除党籍、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

这里的重点是区分“非法借贷”和“正常借贷”。“非法借款”强调党员干部与提供车辆的当事人之间存在着管理与经营、服务与服务的关系,影响了公务的公正履行。如果这是亲戚朋友之间的正常借贷,并且不影响公正履行公务,情况就不是这样了。

需要补充的是,上述规定是以真正的“借贷”为前提的,即归还党员干部借贷的初衷。如果一个人打着“借”的旗号接受他人的财产,意图非法占有,他就成为贿赂行为,被怀疑违法甚至犯罪。

还有另一种情况。公交车改革后,一些单位和领导干部向下属单位或管理服务对象伸出手,还委婉地说:“如果我借用车主来满足工作需要,如果有人问起,那是为了公事”。这有用吗?

事实上,公私之间有楚河和汉朝的分界线,这是不允许随便跨越的。

2013年11月,党中央、国务院颁布实施《党政机关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条例》,明确规定党政机关“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借用或占用下属单位或其他单位和个人的车辆”。2014年7月,《关于全面推进公务用车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重申了这一规定。2017年12月,《党政机关公务用车管理办法》进一步规定,改变、借用或占用下属单位或其他单位和个人车辆的,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根据这些规定,禁止任何政府机构或单位借用或占用其下属单位或其他单位的车辆,否则将依法依纪处理。

2013年11月,福建省南平市张虎镇市长田林平命令隶属于乡镇政府的集体所有制企业张虎电厂“借”一辆新的北京现代牌汽车给乡镇政府,委婉地称之为“公共汽车借用”,并要求张虎电厂“做好人做到底”,并报销使用汽车所发生的一切费用。2015年5月,田林平受到党的纪律警告,其他四名责任人被追究责任。

非法借车,被称为“借车”,实际上是违反纪律的。党员干部不能聪明。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18-2019 mylcos.com 文艺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